diy经验网 > diy硬件装机 >

这样折腾自己,就能成为超人类吗?

时间:2020-02-09 05:47 来源:未知  手机版

杨建丽,天际浩劫2百度影音,无限十万年

欢迎关注“创事记”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生物黑客如何升级自己的脑、身体以及人性?

文/SIGAL SAMUEL   翻译/季环路   审校/周一晴   编辑/曹安洁

来源:神经现实(ID:neureality)

你可能从未听说过“生物黑客”这个词,但你可能已经接触过它的某种演绎了:Twitter的CEO杰克?多西(Jack Dorsey)赞颂间歇性禁食、每天早晨喝“盐水果汁”;前NASA雇员约西亚·扎纳(Josiah Zayner)把经过CRISPR编辑的基因注射到体内;旧金山湾区人民的新潮流——“多巴胺戒断”。

喝完防弹咖啡,来套多巴胺戒断,硅谷大佬再为智商续费?

有些人将多巴胺戒断理解为减少多巴胺,但这如果是你的目标,那恐怕有问题,因为一般而言多巴胺是不受我们控制的。

也可能,你会和我一样,有一位掌心植有芯片的同事。

掌心植有芯片 图片来源:Vox

这些都是生物黑客的类型,它是一个含义广泛的词,不仅在硅谷红透了天,在其他地方也逐渐风靡起来。

生物黑客,也被称为“DIY生物学”,内涵丰富,无固定含义,许许多多的事情都可以被称为生物黑客,从利用科学处理后的酵母或其他生物组织追踪睡眠和饮食,到把年轻人的血液输入体内,满心期望以此永葆青春【这是真事儿!又被称为“年轻血液灌注”,稍后咱再细聊这个事儿】,这些行为都属于生物黑客的范畴。

目前最为人诟病的生物黑客是这样一类人:他们不在传统的实验室或研究所内做实验,其研究对象是自己的身体,他们对增强肌体运动或认知表现热情满满,甚至还形成了“超人类主义” (transhumanism)的一个分支(超人类主义认为人类有能力、并且应该利用技术来增强、改善自身)。

一些生物黑客拥有正统的博士学位,也有一些则完全是野路子出身。黑客们的“黑客行为”与其为人一样千姿百态、百花齐放,层出不穷的黑客手段、与传统医学有何区别、它们是否安全或合法,都是颇为棘手的问题。

随着生物黑客越来越频繁地登上媒体——刚好,最近Netflix上的一部精彩剧集《物竞人择》(Unnatural Selection)中就有它的身影——有关其基本知识,值得我们一探究竟。下面是9个有关生物黑客的问题。

首先,准确地说,什么是生物黑客?

有哪些常见的例子?

答案取决于你问谁,你可能会听到不一样的生物黑客定义。这是因为生物黑客的内涵太过丰富,太多太多的探索方向都被它包含在内。我更倾向于把生物黑客看作是一种操纵脑与身体以优化其表现的尝试,且不属于传统医学的范畴。但在稍后,我也会介绍一些其他类型的生物黑客(有些生物黑客可以描绘出相当令人难以置信的艺术)。

戴夫?阿斯普雷(Dave Asprey)是一名生物黑客,同时也是保健品公司Bulletproof的创始人。他告诉我,生物黑客是“改变外在环境以及自身内在的艺术和科学,最终实现对自身的完全掌控”。他期望至少活到180岁,并为此付诸了诸多实践:把干细胞注射到关节,每日摄入几十种保健品,沐浴红外光等等。

阿斯普雷经常喜欢说一个词——控制,这类词也是其他许多生物黑客的口头禅,围绕如何“优化”和“升级”自己的精神和身体,他们经常侃侃而谈。

一些被生物黑客采用的技术已经流传应用了几百年,比如内观冥想和间歇性禁食,多西曾在一个播客访谈中畅谈这两者,并且这两者已成为他的部分生活准则。他每天尽力做到两小时冥想,工作日每天只吃晚餐,周末完全禁食(有批评者认为其饮食习惯是某种进食障碍,并且担心这会在无意间导致他人效仿),并且每天早晨步行8千米到Twitter总部上班前还会来次冰浴(ice bath)。

本站所有文章均来自搜索引擎和其他站点公开内容,如有侵权或表述不当,请联系并标明身份和情况后立即删除。
本文地址: http://www.eatdiy.com/diyyingjianzhuangji/6189.html

本文标签:黑客 生物 的人 自己的 疗法

相关文章

热图 更多>>
热门文章 更多>>